11名矿工获救背后:36小时生死大救援

11名矿工获救背后:36小时生死大救援
21日上午,被困矿工相继被救出,敏捷被抬上早已等候在外的救助车。  “出来啦,出来啦……”21日上午9点41分,伴随着两名被困矿工在救援人员搀扶下慢慢走出升降机,肥矿集团梁宝寺动力公司副井口响起一片欢娱声,井口旁的救援人员、作业人员相拥庆祝。11月19日晚,梁宝寺动力公司发作一同火灾事端,11人被困于井下。经过36小时的救援,11名矿工悉数获救。  文/片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  记者 张夫稳 唐首政  李岩松 孙逢辉  见习记者 房体朔 王浩然  井下烟雾大  巷道最高温度60℃  11月19日晚,坐落济宁市嘉祥县的山东动力肥矿集团梁宝寺动力公司发作火灾,11人被困井下。山东省委、省政府和国家应急办理部接到陈述后,当即发动应急救援预案。山东动力新矿集团、肥矿集团、淄矿集团和兖矿集团4支救援大队、12支小队,共144名专业救援人员参加救援。  此次井下救援总指挥、肥矿集团矿山救助大队大队长刘辉在承受媒体采访时介绍,井下救援好不容易,一是温度高,部分巷道两旁温度高达60℃;二是烟雾大,有的当地手伸到脸前都看不到;三是一氧化碳浓度高,最高测得8000PPm;四是与被困人员间隔长。  头皮灼得生疼  像被棍子不断击打  20日清晨4时许,赶到现场的肥矿集团矿山救助大队五名指战员带领队员当即下井,步行到井下3306掘进作业面后方约200米着火点邻近,“下井后,步行了1个多小时才抵达着火点邻近。”副大队长王永说,着火点坐落顶板断层结构处,顶板处的原煤烧得通红,让人难以接近,救助队员不得不在间隔着火点约8米处进行救援操作。  王永介绍,救助队员主要是担任事端现场增强通风、浇水救活降温、回风巷有害气体监测等救援作业。“背着30余斤的BG4氧气呼吸器,戴着结结实实的面罩,头皮灼得生疼,如同被棍子不断击打,又如同头上起满大包。”着火点救援处60多摄氏度的高温让施救队员们汗流浃背,口干舌燥,“里边的一氧化碳浓度很高,面罩密不透风,烟雾也很大,单个时段能见度只要0.2米,队员们冒着高温并肩战斗,直到氧气接近耗尽,才撤下来歇息弥补物资,一般3个多小时轮换一次。”当天,王永中心仅歇息了一次,直到下午2点才升井。  在救援期间,一度火场跨不过去、人员联络不上,被困住的兄弟们还有救吗?事端救援指挥部坚持以为,井下有10.8厘米直径的供水管、通风管和直径1米的风筒,能构成一个合适生计的安全港。  现场救援指挥部屡次依据地下杂乱的状况调整救援计划,要求通风设备保证运转,继续向迎头方位运送新鲜空气;一起,风机后堆积冰块,尽可能地为被困人员降温……这为被困人员后续获救供给了生计保证。  被困人员匍匐300米  切开风筒自救  在地上,救援严重进行时;在井下,被困的11人也开端举动起来。  21日早上7点半,11名被困人员在带班班长朱帅等人的安排和带领下开端举动。4名干部分红2人开路、2人殿后,其他7人在中心,有序自救。凭着对外界温度的感知,被困人员在风筒中匍匐300多米、跨过着火带之后,进入安全区域。大约9时许,他们割破风筒壁进入巷道,恰遇井下救援的救援队员。救援队员当即给每人戴好压缩氧呼吸器,然后护卫他们连续升井。  21日上午9点41分,首先升井的两名被困矿工在救援人员的协助下躺到担架上,医护人员敏捷将两名矿工送出井口送上救助车。10点03分,又有四名被困矿工成功升井。10点08分,再有四名被困矿工成功升井;10点18分,最终一名被困矿工升井。  “这是一次科学施救与镇定自救的完美结合。”事端救援专家组组长、山东煤矿安全督查局局长王端武说,有用的外部救援保证了11名被困人员的生计环境,积极地自救让他们及时脱险。一起,他们经过风筒完成逃生,也为往后地下矿山的安全规划供给了新的思路。  生命体征平稳  上午喝了小米粥  火灾事端发作后,济宁全市安排了27名专家,81名医务人员组成救援队赶赴现场。11名矿工获救后,被送往嘉祥县人民医院。  入院后,医疗专家当即对获救矿工进行了血常规、心电图、呼吸道等方面的查看,现在11名矿工生命体征平稳,无生命风险,没有气道和皮肤的烧伤及外伤,心理专家也正在引导减压,缓解矿工的心理压力。  “11名矿工30多小时没有进食,咱们让他们吃了些流质食物,上午喝了些小米粥,下午为他们预备了水饺。”医疗救援专家、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主治医生肖要来说。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